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尘埃终于落定!

津门虎在来了一把濒死体验后灵魂重新附体,江苏队则在举行完葬礼后终于把尸体推进了火化炉。

白岩松说,中国要在这个辛丑年开始平视世界,但是唯有一个领域无法平视——中国足球。

如果把中国足球比作古代的王朝,那2021年应该叫做“老陈二年”。

历史证明,第二年往往不是好年头。崇祯二年,大明为了节约开支,对全国的驿站进行了精简。一位驿站的工作人员因此丢了工作,而后走投无路的他毅然扯起了反叛大旗,然后大吼到:

“狗官,你李自成爷爷来了。”

话题回到老陈身上。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老陈二年,球队中性名等政策强力推出,有六家职业级俱乐部退出,二十几年的津门虎差点死于非命,新科冠军苏宁奖杯还没捂热乎就被送进了火化炉。

去年,老陈站在充斥着金元足球泡沫的海滩上高呼着:

“还中国足球一片干净的海滩!”

结果话音未落,猛然间发现,这片沙滩上不光没有了泡沫,就连海水都没了。来了一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难不成是老陈邀请了假药停先生隔空发功,把海水煮沸了?

危局

实话实说,老陈这一年半挺不容易的。

屁股还没热乎,国足就来了一场脆败,气得银狐里皮直接放弃了上亿年薪;紧接着疫情爆发,体育产业全面停摆;好不容易打完了联赛,俱乐部欠薪的欠薪,解散的解散;本来一场正义的中性化名称运动,又弄了个一地鸡毛。

老陈可以说是地方没少走,心没少操,唾沫没少费,可还是没能摆脱他历代同行们的宿命——挨骂。

不过老陈这骂挨的与其前任还有些许不同。毕竟顶级联赛豪门前一年夺冠、后一年解散这种可以载入世界冷笑话史的事件,不是一般人能赶上的。

虽然狼来了的传说喊了多年,可没想到这匹狼一出口就咬住了命运的咽喉。不知道此时,坐在办公室里的老陈,看着一份份有关资本逃离,外援出走,球队欠薪的报告,现在是个什么想法。

这真的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老陈的心境,估计得等待时间的沉淀了,不过在老白采访的镜头前,老陈还是显得很淡定的。

但从一些问题的回答来看,这淡定的背后还是有一丝无奈。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

“他什么都回答了,又什么都没回答……”

作为一个一贯不想在体育领域安分守己的笔者,倒是从另一个人的身上,看到了老陈的影子。

公元1644年4月22日,北京城最大的宅子里一片漆黑,崇祯皇帝朱由检披头散发,绕着宅子里的三座大殿狂奔,一边跑,一边哭,一边捶胸顿足。

3天之后,崇祯先是把自己女儿砍成独臂神尼,然后走出了那座列祖列宗生活了200多年的宅子,在煤山脚下自缢身亡。

在位17年,崇祯可以说是做到了兢兢业业,夙夜为公。他不贪财,不好色,每天恨不得批阅20个小时的奏折,勤勤恳恳的把大明王朝这艘航母开翻,然后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沉没。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通过《明朝那些事儿》等通俗读物的热卖,现在的人们似乎对于这位亡国之君充满了同情的论调:什么非亡国之君而当亡国之命;什么祖宗造孽,报应子孙。

可相比较而言,在崇祯身后两百多年接过帝国舵手一职的老佛爷,同样的内忧外患,危急存亡,好歹凭借着自己的一顿骚操作,成功的把亡国的炸药包丢给了自己的外甥兼侄子载沣以及外甥孙兼侄孙溥仪手中。

从某种维度上来看,崇祯之境遇,可悲可叹。但纵然是祖宗造孽,纵然是天灾人祸,大明毕竟还是实实在在的葬送在了这位爷手中。

别多想,拿这位身死社稷的皇帝来举例子绝没有诅咒老陈的意思。只是想说明,或许在某种程度上,老陈和崇祯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他们都要做一些有可能适得其反,却又不得不做的事。”

老陈不可能不知道,严格的限制政策会降低联赛影响力,降低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品牌;而崇祯也不可能不知道裁撤驿站,会让许许多多的底层人失去生活来源。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对于老陈来说,让联赛回归理性,进入所谓可持续的轨道,以期有个“美好”的未来。对于崇祯来讲,他要做的是减少各地不必要的投入,减少皇室、三公的经费以获得更多的军饷,以期有个“美好”的未来。

因为这就是两者施政的根本,换句话说,任凭世人怎么骂,怎么喷,他们也不会改变,因为这是他们合法性的来源。

此外,崇祯要对祖宗负责,老陈要为上头负责,这其中的缘由,懂的都懂。

但也由此形成了一个似乎解不开的死结。

就像当年的电影《建国大业》里,张国立饰演的那位人物说出了一句颇为有趣的话: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平衡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边际分析”。简单点说就是一个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会计算出一个数值,是为边际利润:

当这个数值趋近于0的时候,企业的盈利总额能够达到最大;而当这个数值降为负数的时候,企业则进入了亏损的状态。

如果冒昧的把这套专业的理论套用到中国足球这里就是:老陈所推行的政策会经历一个类似“U”型的山谷。从侧面看,政策越强硬,则俱乐部越听话,越能够达到所谓回归理性的目标。

可一旦到达U字型的谷底,所有的一切就将会发生反转。

中国职业联赛如今的状态,颇有些触底的意味。一句话来说:

“折腾来折腾去,那老子不玩了总行吧!”

而这套理论也适用于金元足球。

当年恒大入主,许老板以超级大的手笔,换来了比这些钱更大的媒体曝光量和广告效应。而这更大的媒体曝光和广告效应也会刺激许老板投入更多的钱来大搞一番足球。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那些年疯狂的岁月,那一个个惊呆了的转会操作,仿佛与恒大有关的很多人都成为了舞台的主角,从里皮到斯科拉里,从老许到老马。

最终,恒大从一个不知名的房地产企业,一举超越万科,成为宇宙第一大房企!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其实,老陈之前在上港的时候,搞的也是这一套操作。先是买下根宝的球队,而后找来给恒大换来曝光量的功臣孔卡,牵手世界名帅埃里克森。一战成名之后,又刺激老陈签下胡尔克、奥斯卡等更加超级的外援,最终用一座冠军奖杯换来了一句轻轻的问候。

可当老许成为了宇宙房企第一人,当老陈被“问候”一下这个节点到来后,再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就将成为企业巨大的负担。而此时,撤资和减持成为一种必然。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仔细思之,中国足坛这十年间有多少企业是如此行事的?勉强苟活的华夏幸福如此、火化的苏宁如此、已经化作一缕青烟的权健也是如此。

这是中国足坛的悲哀,这块风水不太好的宝地迎来多少人、送走多少人,来来去去,换不了人间,却让这种悲哀也成为了一种可怕的平衡——都这么干,能咋地?

可是突然有一天,一个人跳出来说,我们不能这么干了,良心大大的坏了!众位大佬转身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年一起哄抬物价的那位。

众位江湖老油条自然嘴上不会说什么,但心里指定会说两句话:

“一句是脏话,另一句也是脏话。”

一开始以为老陈就是说说,后来一看他还真是个实干家,还拿出了当年裁掉18000个冗员的气魄,怒吼着打碎了大家一起下的棋盘。用胜天半子祁厅长的话来说:

“政治平衡被打破了,只能撕破脸了。”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中国足球这艘航母,差点在这个初春寒冷的沙尘暴中开翻。

破局

小弟早前的很多文章里,总是被许多网友诟病说:

“写了一大堆,然并卵!”

其实并不是小弟不想表露心扉,而是中国足球实在是笔糊涂账,谁都能来说上几句,与其在文章中胡乱抒发一通,还不如就把事实放在那里,让诸位看官自行评价。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可如今中国足球到了一个新的危急时刻,为了摆脱此项“然并卵”的荣誉称号,再加上媒体人的所谓责任之心,社会瞭望者的身份,容小弟今天就大胆的为老陈支上几招破局之法。

第一:改旗易帜。

这事指的就是老陈的合法性问题。现在的老陈把自己打造成了金元足球的斗士形象。这个形象有两方面尴尬:

先是老陈自己当年就是搞金元足球出身,纵然反资斗士在当今社会是个道德高地,站在上面的也不应该是老陈。倘若你要强行登顶,给人的感觉就是被强行退休的川大爷——一个亿万富豪跟美帝人民说:

“我要给你们谋福利。”

你信吗?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再者,金元足球危害固然有,但它能够成立有一个极为重要的条件——有钱。有钱的时候,当然叫金元足球,一旦没钱了,这一词汇就将不复存在。现如今的情形就是如此,金元足球的消失和退潮与老陈的举措固然有关,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热钱少了,地主家的余粮不多,都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看看老王、老马、老张、老许,哪个现在不是一脑门子官司……

也就是说,这一波的金元足球已经成为历史,在多的呐喊都没有了意义。

因此,老陈,是时候改变了。

(可惜的是,在老白的节目上,老陈还是在大喊金元足球的危害……)

第二:改名换姓

前面说过,老陈的身份给了他很大的局限性,无论他推行怎样的政策都会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

“是不是在偏向上港?”

这也是目前为止老陈最为人所诟病的一点。上赛季选择苏州赛区,被人说利好上港;上赛季争议判罚不断,被人说利好上港。谁知就在此时,上港又把自己的中性名改成了一个讨巧的“上海海港”。此举无疑在利好上港的话题上实实成成的砸下了一锤。

简称实锤了。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不久前疯传恒大将自己的中性名改为恒久远大,国安也将自己的中性名改成了国泰民安。虽然后来看是个小小的谣言,但无风不起浪,上港的这番操作绝对让其他改名的俱乐部投资商十分不满。

其恶果就是,老陈以后无论说什么,都无法再摆脱上港的阴影。

虽然在全国人民面前,老陈诚恳地说海港这个词他本人是反对的,是专家说可以。

但恐怕所有听到这话的球迷都会化身鲁豫,做一个经典的反问:

“是吗?我不信……”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真心想跟老陈说,毕竟人在高处,身不由己,有时候适当避讳一下不是坏事。

第三:休克疗法

国人,尤其是现在的国人普遍对“休克疗法”四个字嗤之以鼻。但足球或许真的需要休克疗法——让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

把中超丢给市场,在商业化浪潮的拍打下,中超必然能够摆脱目前依赖大户的方式,找到自己的生存之路。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举个恰当又不恰当的例子,当年德国政府欲推行公厕普及计划,但算来算去发现成本极高,此时一家名叫瓦尔的公司挺身而出,承包下此项工程,并允诺绝对免费。当时所有人都认为此公司疯了,可如今此司不仅活着,而且每年盈利3个亿。号称德国厕所大王。

中国足球和厕所比,何如?

职业联盟已然成立,希望老陈能够放开自己的双手,让这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机构进入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

第四:丢掉面子

郭先生德纲说:

“俩说声相声的对着骂街,谁活得久谁是艺术家。”

前几招或为画蛇添足,唯独此招为真心建议。老陈最应该做的事,就是想尽办法在这个位置上待下去,中国足球需要的是稳定,是长期的走着,哪怕只是慢慢的小跑。

4年一个,一个4年的周期律应该丢在历史的故纸堆里。

假如老陈在这个位置上干了10年,就算是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

到那时,中国足球崛没崛起,老陈都将创造一项前无古人的纪录:

“我是在任时间最长的足协主席!”

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江苏彻底死亡!新足协上任2年开翻航母,外部干预还是自己作死?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